名侦探狄仁杰|方白|望鹤楼 |ooc


望鹤楼.

上篇

睡不着生气,现场玩弄草稿箱

[一]

方起鹤在这栋楼修建之初的时候就设想了一种可能,这使他把设计图纸交给工匠的时候还笑得一脸灿烂,走心的那种。好在他平时就是一副永远微笑的表情,没有多少人发现各中差异。

三层的阁楼,在王府的花园中并不是多么显眼,第三层的地板却完全用厚实的琉璃铺就,可以清晰的看清脚下。

透明的琉璃属于舶来品,因为炼铸的方法不成熟也可以说是价格不菲,好在王爷对他最看中的门客一向出手大方。 方起鹤对这栋为他建成的住宅,或者说对这栋按照自己要求建造的楼,非常满意。

现在白元芳就被方起鹤圈养在这栋楼的第三层,作为人质。

人质白元芳作为一个恐高症晚期患者,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实木床上骂骂咧咧表示自己志向远大宁死不向恶势力低头坚持科学发展观,然后咕噜一声滚翻床下试图逃回正义的伙伴的队伍。

每次这场革命以白元芳在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远离了大地的琉璃砖上翻个面,哼哼唧唧一会儿告终。 作息规律的方起鹤每天会定时定量上楼为白元芳翻面,看着他再滚一会儿,给他投食,晚上再踢他上床。

方起鹤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饲养白元芳真的很方便。白元芳从来不拒绝美食,从来没有保持气节绝食的自觉。

方起鹤也为自己的智慧感到小骄傲,在他允许白元芳踏足之处都贴心的铺上实木地板。

反正白元芳这智商,基本上已经告别逃跑了。

没有事的时候方起鹤就留在三楼陪白元芳,拿个毯子坐下,揪着白元芳的发髻把那没有多少内容物的脑袋放到自己腿上。

从前他也经常这么干。那时候白元芳还不认识狄仁杰,憧憬的还是每天努力练功、累了就不拘小节躺在草地上忧伤明媚仰望天空的花美男。

享受膝枕的白元芳侧目方起鹤,选择唱歌干扰反派人物兼之修身养性。

啦啦啦!!!!啦!啦!啦!黑!猫!警长!!!

……你永远无法理解白元芳在想什么。

方起鹤认识白元芳的时候,白元芳还没长成一副死鱼眼。 后来白元芳补番补到了魏晋传奇,大脑一抽抽誓要追随白眼傲世白衣飘飘白云一样的美男子,然后就塑造形象方面走错了方向,智商一去不复返,死鱼眼翻恨悠悠。

所以说传奇小说害人不浅,小朋友们追星需谨慎。 白老将军大半辈子鼓吹读书好哇,开得一手莫名其妙的吾儿必读书单,哗啦一下用书把儿子砸成了脑残。 传统教育真是可怕啊真可怕。

白元芳小时候还热衷于各种小动物,选秀标准还坚定不移的定位黑色,他还有能从各种地方捡回来小动物的奇艺本领。 顺便一提,这么一个捡漏高手竟然从来没有捡到过哪怕一文钱,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方起鹤预备开始他的反面角色人生是在他16岁那年。他翻墙过来和白元芳告别,看到对方正坐在地上无比严肃认真对着家里的黑猫进行填鸭式喂食。

白元芳的宠物后宫除了这只黑猫就没有其他生物活过一个月,这个可怕的数字真是令人发指。

14岁的白元芳张着嘴抬头看他,像个智障儿童。本该高贵冷艳的黑猫已经被白元芳喂成了一个球,机智地趁方起鹤准备开口抓住机会滚走去找对门阿花。

方起鹤城府深,容易心累,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总是喜欢找白元芳讲话。他本来是来白府偷师的,如果不是因为天资聪颖很快学会了白将军的技艺准备离开,可能还要发展成偷汉子,办了白府好玩的大少爷白元芳。 于别人,方起鹤是想十分说两分,于白元芳,方起鹤只要想两分说半分。

“我要走了。”方起鹤微笑,语音简单直白,无需追求字数。 面对发现了偷师的不轨之徒还百般包庇的小白元芳,方起鹤一直扮演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有志青年。

“哦?是为了防止地球被破坏,为了守护自然的和平,贯彻爱与正义吗!”白元芳语气像个老夫子,满嘴跑火车,“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待着你!”

方起鹤嗤笑了一声,垂下眼帘看了看对方露出的脚踝。

中二少年白元芳如此真诚,简直让方起鹤都感觉不快点起航去为自己的理想拼搏都是辜负人生了。

方起鹤摇摇头笑出了声,罕见的选择从正门出白府。

步下庭阶,他回头去看白府的牌匾,又在脑子里重温了一遍白元芳穿着被汗浸湿变得透明的白衫的样子,笑容里不怀好意的意味又多了一层。

哦,白洞的明天。

值得期待。

[二]

方起鹤总有一种莫名的自信。事实上他想做的事迄今为止都在他的手下一一实现了。可能也是因为这种强大,他也总有一种白元芳一定是自己的人的错觉。

所以白元芳出师了,开始考侍卫证准备先为哪个大人效力,他不担心,后来因为政变,白元芳成了待业青年没被任何大人收下;白元芳开始相亲了,方起鹤还是该忙什么忙什么不担心,后来白元芳的婚事自然而然黄了;白元芳简直是注定以后只能由方起鹤接收的。

可是观众朋友们都知道,白元芳后来认识了狄仁杰。 这是一个不得不说但是说起来太麻烦的故事,本文的男二号与小三(重音)在那相遇的一瞬间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方起鹤至今仍然搞不明白狄仁杰是如何使白元芳折服、还每天跑三趟狄宅要求与狄仁杰组成狄白侦探组合开创新的未来。

编剧真是太丧心病狂了,我们还能不能好好做基友。

方起鹤的野心在变政大业上,所以他对感情的执着并不深,虽然对白元芳表示关注但是思想意识还没落实到采取行动追人上。狄仁杰与白元芳的越行越近让方起鹤头一回感觉脑子里被泼了狗血。

方起鹤表示伐开心,开始有小情绪。

一个成功的反面角色,还是对于情感生活执着一点比较好。方起鹤这样安慰自己,没准以后还能凭借“都是因为爱”这种理由洗白呢。

所以当方起鹤此刻偶遇白元芳时,他觉得此时是去动手追人的时机了。

这个时候白元芳正在茶馆吃烧饼,白色的芝麻已经在他的面前积了一小堆。白元芳拧眉,偷瞄四周无人注意便迅速用手指蘸了口水去粘那些芝麻,猥琐地一塌糊涂。 方起鹤觉得尴尬,不知道百老将军又给孩子填充了什么神奇读物,只能笑笑抓住这个机会上前搭讪:“好久不见啊。”

久别重逢本来该是多感人的一幕,可白元芳的嘴还是傻张着跟当年一样,所幸烧饼渣没喷出来:“……方?!”

然后他们去看了电影,因为方起鹤说这是约会必备的。

什么是约会? 方起鹤一副看白痴学生的表情挑了个眉:“约会,就是两个人一起玩耍啊。” 好学生白元芳小鸡啄米状点头。 拿上两桶爆米花,方起鹤直接选了票价最贵的《东斜西独》,白元芳喜欢的文艺武侠片。

迷弟白元芳观影全程小眼睛晶晶亮,用爆米花把自己塞得像个用嘴储物的仓鼠。情到深处白迷弟揭开了自己的发带,学着影星披头散发。 坐在一边的方起鹤好心揪住白迷弟,三下两下又把他的发髻扎回来,生怕白元芳嘚瑟成智障。

……md没准这货已经是个智障了,不然为什么老是屁颠儿屁颠儿的追着狄仁杰跑。 炫酷的方起鹤忽然感觉很哀伤,他要仰起脖子让自己专注于电影。 虽然我很喜欢他,但是我不想让他知道,因为我明白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方起鹤如是想。

观影完毕,方起鹤客气的送白元芳回家。白元芳手舞足蹈,趁着方起鹤一时不慎没有照顾到位直接撞上路边的拴马桩,翻了个白眼儿横尸街头。

反派方起鹤心情很复杂,感觉不知所措。

我本来想选择大魔王和正派小公子相知相爱私定终身而后分裂割据虐心虐身的戏码,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方起鹤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眼看着夜色渐浓四面无人,方起鹤心一横把白元芳拦腰拖了起来扛在肩膀上。

宛如扛着一只死猪。 不过白元芳到底是习武的,不肥不重,看着瘦该有的肌肉还是有。

想一想还是让不怀好意的人有点小开心。

干脆打包带走好了。

评论 ( 14 )
热度 ( 26 )

© noir大松球 | Powered by LOFTER